201712仙魔大战
玩家同人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同人文章

天墉城中的那场帝王爱恋

■  作者:陆柒七    
楔子
       外面寒风凌冽,雪花漫天飞舞。东昆仑那一株寒梅还是开的那样好,残破的茅屋内,陆柒七脱去礼服,只剩一件单薄素衣裹身。腐朽的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。司晴得意的走到床前,悠然道:“我就是来看看,昔日备受宠爱的帝后,如今是个何等落魄。”
       陆柒七环抱双膝,目光恍惚,似是在沉思什么。当年自己入天墉城,是以天墉城城帝后。现在道行尽散,法力全无。
       鲜明蔻丹挑起陆柒七的下巴,司晴恶狠狠的逼视着她,冷声道:“若我是你,我就自行了断,免得碍了别人的眼。”陆柒七静静地看着司晴。曾经明媚的少女,如今已经变的心狠手辣。
       一个月前,天墉城宫宴上,司晴在吃过自己端过去的糕点后便小产,有种种证据职责她。天墉城帝主雷霆大怒,将她贬到东昆仑这无人问津的茅屋里。她知道,司晴是楼莫染心尖上的人。可是她也没想到这次楼莫染会如此震怒,竟然不顾蓬莱岛岛主的面子也要处置自己。
       楼莫染忌惮蓬莱已久,蓬莱是将师世家,手中握着整个问道大陆三分之一的兵权。可是陆柒七并不是凭借蓬莱岛嫡女的身份才入天墉城的,而是天命所归。
       楼莫染曾经发过毒誓此生绝不废我。他杀不了我,也废不了我。司晴想逼我悬梁自尽,我却偏偏不如他们的意。
 
一入天墉只为情
       三年前,陆柒七和司晴还是碧玉年华的少女。
       那年初春,他们相约去乾元山踏秋,也就是那日,他们初遇了正在山上私服的楼莫染,如血的秋叶中,少年长身玉立,他粲然一笑,竟比那枫叶还要风华灼灼。
       后来陆柒七才得知,楼莫染就是刚刚上任的天墉城帝主。那日受神算子月监所嘱,前往乾元山方向寻找神女。
       闻道大陆从建立以来,天墉城国制历代的帝后均为神女,此举意在让天墉城祈得神庇佑。神女转世十六岁前与常人无异。十六岁后才会出现命格,而神算子月监就是负责占卜推算神女转世之身的。几日后,我被各个帮派统领举荐,封蓬莱岛长公主为天墉城帝后。
       大婚当夜明月高悬,她却没有等来楼莫染。那夜,楼莫染在太上城帝门口苦跪,称他心仪之人是司晴,求太上城帝收回成命。陆柒七匆匆赶到时,他已跪多时,眉目坚毅且脊背挺拔,她走过去,轻轻的将披风给他披上。
       “你这般城府深沉的女子,怎么会是神女转世?”楼莫染暴躁的扯下披风,看向她的眸子里满是厌恶,他深吸了一口气说,“朕真恨这天墉国制。”
       夜风中,陆柒七嫁衣飞扬。她看着楼莫染漆黑执拗的眸子,淡淡轻笑:真是一个不懂掩饰情绪的少年啊。今晚楼莫染这一跪,只怕明日各个帮派地域统领便知帝后不合。
       “好,那臣妾便和你一起跪。”她不顾他诧异的目光,缓缓地跪下了。“惺惺作态。”他轻哼一声,冷淡的转过头去。半个时辰之后,他看着衣着单薄的她,试探性问道:“你····冷不冷?”见她面不改色的摇摇头,他抿抿唇没有说话,两人就默默的跪着。
       最后太上城帝松了口,允许司晴进天墉城。但太上城帝也令楼莫染发下毒誓,终生不得废帝后。楼莫染深深地扣手谢恩。此后,司晴分光入天墉,得宠优渥。楼莫染当真是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,放在心尖上宠爱。
       他知道司晴喜爱江南美景,便令人在天墉城内打造玉桥流水。司晴偶感风寒,他亲自为她试药,彻夜不眠的陪伴她。他为司晴描绘妆容,两人就如民间夫妻一样琴瑟和鸣···
       相比之下,陆柒七这个帝后反而就是有名无实的。除了每月十五,帝后圆房之日,楼莫染从来不踏入他的寝殿半步。
 
最是无情帝王家
       楼莫染心中认定她神女之身必有蹊跷,他疑心是蓬莱岛主买通了神算子月监。不然女神是谁不好,偏偏是蓬莱之女。勿怪楼莫染这样猜测,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:大婚后,问道大陆的兵权,从此帝后各一半,分而治之。
       蓬莱早就重权在握,如今更是权势滔天。不排除蓬莱为了兵权从中作梗的可能。
       楼莫染不喜欢她,陆柒七心若明镜。但如今她、楼莫染、蓬莱手中各持三分之一兵权,饶是她再不得帝心,楼莫染在表面上,对她也不会怠慢。
       但每个月十五,楼莫染来她寝殿时,总是气势汹汹。面对这个存心找茬的帝王,陆柒七总是面容寂静,低眉顺眼。
       “这茶都凉了,你不知凉茶喝了会腹痛吗?”楼莫染俯身,一口将茶喷出,皱眉将杯子重重的一摔。陆柒七看着水温正好的茶,命人重新沏了一杯滚烫的新茶。
       “罢了。”楼莫染皱眉,随手将一根琉璃簪甩在案上,道,“这是流洲的贡品,赏你了。”她微微一顿,一时立在那里,静默不语。
       “你不知道帝后要威仪得体吗?”他上下打量了妆容清淡的陆柒七一番,俊朗的眉毛微微翘起,道:“你成日穿着素白衣裳,是要咒本帝早死吗?”
       她抬眸,静静地看着楼莫染,不觉好笑:他是带着偏见来的,怎么看她不顺眼,这世上为何会有如此孩子气的人呢?
       “怎么,本帝说的不对吗?”楼莫染被她看的不自在起来,眼神躲闪着,道。
       “是臣妾失礼了。”她低声细语,再颔首退下。半晌后,她换上庄重不失活泼的汉宫秋,描绘妆容后,姗姗而来。
       你的名字,唇齿间的深渊
       楼莫染坐在椅子上已经等得不耐烦了。见陆柒七如此而来,看着陆柒七绝色的容颜,他又不觉得一愣。
       “马上就要侍寝了,帝后这身装扮,是不想让本帝留下吗?”他的脸色随即阴沉下来,道,“也罢,本帝今晚去贵妃宫中。”说毕,他起身,欲匆匆摆驾。
       两人擦肩而过时,陆柒七叫住他。她转身毕恭毕敬的对着他施跪拜礼,抬首轻笑道:“刚刚帝君赏臣妾一根簪子,谢主隆恩”
       突受如此大礼,楼莫染反而手足无措。他脸红着扶起她。眼神看向别处,有点不好意思的说:“其实···你也不必如此。”
       “帝君是否在心里早就认定了臣妾是个功于心计的女子?”在他出门的瞬间,她拉了一把他的袖子。她清明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他迷茫的眼,轻声道:“帝君圣明,臣妾就是。”
       不等楼莫染说什么,他已含笑福身,恭送圣驾。楼莫染走后,九月颇为不解的问:“姑娘冰雪聪明,若想得到帝君的欢心····”
       她抬手制止心腹宫女的话,道:“你可知,我为何将你赐名九月?”
       九月蹙眉想了想,回答:“正是姑娘喜爱九月乾元山的枫叶!”她笑了笑,不可否置。她初遇楼莫染时,也是在九月。
       身为蓬莱公主,她博览古今,饱读兵书,深谙心机谋权,后宫的勾心斗角还不在话下。她想得宠易如反掌,但她不愿意对自己夫君用手段。
       她深知,这世上最不能谋取的,便是情爱。
       她不急,反正还有一时的时间,让他接纳她,爱上她。
       明黄的凤鸣空加身,她戴上繁复的凤冠,描绘精致的妆容。一朝母仪天下,一世做他端庄贤淑的帝后。不管是楼莫染如何待她,她总是宠辱不惊。日子久了,两人也倒相敬如宾。
       天墉城荷花池旁,池里荷花绽放,寂静宫闱,棋盘之上,摆起已经是走投无路。“皇后入宫快三年了吧。”楼莫染笑道,“你这性子,当真不像是将门之女。”陆柒七自幼淡白如莲,身上并无半分英气。她暗叹:也许楼莫染就喜欢司晴那样活泼的女子吧。
       “赤灵神尊和李总兵私相授受钱币这事儿,你怎么看?”楼莫染又执一粒黑子落下。
       “壮士断腕。”她抬腕,一子定乾坤。
       “赤灵神尊可是本帝的四弟啊。”楼莫染望着起死回生的白棋,喃喃自语。
       谁为谁着一身袈裟,言语沙哑
       几日后,李总兵称病辞官的消息传来。她立在庭前,看在凉薄春雨中摇曳、零落的梨花,摇头叹息:楼莫染还是太仁慈。
       次日帝君奉太上城帝旨意,去凤凰山巡查,赤灵神尊随驾护卫。就在守卫森严的营帐内,楼莫染却遇刺了。箭上淬了毒,他昏迷不醒,刺客却没有抓住。
       他身中剧毒,发作时如万蚁噬骨,痛不欲生,不发作时他便浑浑噩噩,浑身冰冷。同行的太医束手无策,都认定他活不过那一夜。
       陆柒七一反清冷的性子,果决地拔出断箭,一面喝令太医想出对策,一面广招凤凰山名医。他从没见过她如此失态的样子。在凄冷的夜里,她流着泪用温水擦拭他的伤口。他毒发时,将她胳膊咬出了血印,她不吭一声,依旧抱紧了他冰冷的身体。他昏迷时,模糊中听见她在温柔地一遍遍呼喊自己的名字。
       他有些恼怒,想努力睁眼问问她,是谁给她的胆子,竟敢直呼他的名讳。后来,他奇迹般撑过了那夜,却依旧命悬一线。有个游方郎中说有一以毒攻毒的药方,但须得有一人试药。这种没有谱的事情,谁都不敢以身作试,只有她当即拿了那半截毒箭,毫不犹豫地插进了自己柔弱的肩窝。
       要想试药,须得中一样的毒。他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如他一般痛彻心扉。当他虚弱地睁开眼后,看到的是她枯瘦憔悴的脸,还有她眼中欣喜的泪光。
       回天墉城后,他下令彻查此事,最后却是无疾而终。但心里都明白是赤灵神尊想去谋反。
       帝君来陆柒七宫中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,两人吟诗作画,醉酒抚琴。这个心性淳厚的男子,渐渐对她打开了心扉。
       无数个夜晚,她深深地望着熟睡在身边的楼莫染,嘴角不可抑止地上扬。她的手指静静地抚过他俊朗的睡颜:浓厚的剑眉,高耸的鼻梁,柔软的嘴唇。这就是她交付一生,要与之白头偕老的夫君啊。
       倏而夏至,鱼跃荷开的五月,陆柒七第一次以帝后的身份举办了宫宴。
       凉亭中,司晴抚摸着隆起的小腹,在众嫔妃的谄笑中众星拱月般坐在中间。陆柒七偏开目光,指甲深深地陷入手心,面上却是风平浪静。

你的名字,唇齿间的深渊
       楼莫染坐在椅子上已经等得不耐烦了。见陆柒七如此而来,看着陆柒七绝色的容颜,他又不觉得一愣。
       “马上就要侍寝了,帝后这身装扮,是不想让本帝留下吗?”他的脸色随即阴沉下来,道,“也罢,本帝今晚去贵妃宫中。”说毕,他起身,欲匆匆摆驾。
       两人擦肩而过时,陆柒七叫住他。她转身毕恭毕敬的对着他施跪拜礼,抬首轻笑道:“刚刚帝君赏臣妾一根簪子,谢主隆恩”
       突受如此大礼,楼莫染反而手足无措。他脸红着扶起她。眼神看向别处,有点不好意思的说:“其实···你也不必如此。”
       “帝君是否在心里早就认定了臣妾是个功于心计的女子?”在他出门的瞬间,她拉了一把他的袖子。她清明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他迷茫的眼,轻声道:“帝君圣明,臣妾就是。”
       不等楼莫染说什么,他已含笑福身,恭送圣驾。楼莫染走后,九月颇为不解的问:“姑娘冰雪聪明,若想得到帝君的欢心····”
       她抬手制止心腹宫女的话,道:“你可知,我为何将你赐名九月?”
       九月蹙眉想了想,回答:“正是姑娘喜爱九月乾元山的枫叶!”她笑了笑,不可否置。她初遇楼莫染时,也是在九月。
       身为蓬莱公主,她博览古今,饱读兵书,深谙心机谋权,后宫的勾心斗角还不在话下。她想得宠易如反掌,但她不愿意对自己夫君用手段。
       她深知,这世上最不能谋取的,便是情爱。
       她不急,反正还有一时的时间,让他接纳她,爱上她。
       明黄的凤鸣空加身,她戴上繁复的凤冠,描绘精致的妆容。一朝母仪天下,一世做他端庄贤淑的帝后。不管是楼莫染如何待她,她总是宠辱不惊。日子久了,两人也倒相敬如宾。
       天墉城荷花池旁,池里荷花绽放,寂静宫闱,棋盘之上,摆起已经是走投无路。“皇后入宫快三年了吧。”楼莫染笑道,“你这性子,当真不像是将门之女。”陆柒七自幼淡白如莲,身上并无半分英气。她暗叹:也许楼莫染就喜欢司晴那样活泼的女子吧。
       “赤灵神尊和李总兵私相授受钱币这事儿,你怎么看?”楼莫染又执一粒黑子落下。
       “壮士断腕。”她抬腕,一子定乾坤。
       “赤灵神尊可是本帝的四弟啊。”楼莫染望着起死回生的白棋,喃喃自语。
 
谁为谁着一身袈裟,言语沙哑
       几日后,李总兵称病辞官的消息传来。她立在庭前,看在凉薄春雨中摇曳、零落的梨花,摇头叹息:楼莫染还是太仁慈。
       次日帝君奉太上城帝旨意,去凤凰山巡查,赤灵神尊随驾护卫。就在守卫森严的营帐内,楼莫染却遇刺了。箭上淬了毒,他昏迷不醒,刺客却没有抓住。
       他身中剧毒,发作时如万蚁噬骨,痛不欲生,不发作时他便浑浑噩噩,浑身冰冷。同行的太医束手无策,都认定他活不过那一夜。
       陆柒七一反清冷的性子,果决地拔出断箭,一面喝令太医想出对策,一面广招凤凰山名医。他从没见过她如此失态的样子。在凄冷的夜里,她流着泪用温水擦拭他的伤口。他毒发时,将她胳膊咬出了血印,她不吭一声,依旧抱紧了他冰冷的身体。他昏迷时,模糊中听见她在温柔地一遍遍呼喊自己的名字。
       他有些恼怒,想努力睁眼问问她,是谁给她的胆子,竟敢直呼他的名讳。后来,他奇迹般撑过了那夜,却依旧命悬一线。有个游方郎中说有一以毒攻毒的药方,但须得有一人试药。这种没有谱的事情,谁都不敢以身作试,只有她当即拿了那半截毒箭,毫不犹豫地插进了自己柔弱的肩窝。
       要想试药,须得中一样的毒。他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如他一般痛彻心扉。当他虚弱地睁开眼后,看到的是她枯瘦憔悴的脸,还有她眼中欣喜的泪光。
       回天墉城后,他下令彻查此事,最后却是无疾而终。但心里都明白是赤灵神尊想去谋反。
       帝君来陆柒七宫中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,两人吟诗作画,醉酒抚琴。这个心性淳厚的男子,渐渐对她打开了心扉。
       无数个夜晚,她深深地望着熟睡在身边的楼莫染,嘴角不可抑止地上扬。她的手指静静地抚过他俊朗的睡颜:浓厚的剑眉,高耸的鼻梁,柔软的嘴唇。这就是她交付一生,要与之白头偕老的夫君啊。
       倏而夏至,鱼跃荷开的五月,陆柒七第一次以帝后的身份举办了宫宴。
       凉亭中,司晴抚摸着隆起的小腹,在众嫔妃的谄笑中众星拱月般坐在中间。陆柒七偏开目光,指甲深深地陷入手心,面上却是风平浪静。
 
你的柔情从来都不属于我
       “帝后,臣妾馋帝后宫中的花生糕了。”司晴偏头一笑,若孩童般无害地道。
       陆柒七心下了然,便让人上了一盘花生糕。眼角余光瞥到司晴一块糕点下肚,她端庄地抬手,举杯浅笑道:“上好的金骏眉,姐妹们品茗吧。”
       茶香还在众人唇齿间缭绕,司晴却突然跌落在地,面容痛苦扭曲,只见她的下半身渗出了大片血迹。众人手忙脚乱,陆柒七却出神地站着。后宫纷争不断,一个计谋套着一个计谋,何时是尽头?
       司晴小产了,并且终生再难受孕。听闻这个消息后,司晴哭得歇斯底里。
       帝君震怒,楼莫染下令彻查。太医很快查出花生糕里含有五行草。
       据太医院的记录簿上所写,这半年来,天墉城中,只有陆柒七的贴身宫女九月,因被蜈蚣叮咬,去太医院领取了些许五行草。
       楼莫染沉默了许久,最终下旨陆柒七流放东昆仑的雪山茅屋之上,禁足终生。
       其实陆柒七知道司晴在入宫前是有心上人的,就是赤灵神尊。可惜楼莫染宣她入宫,硬生生断了她的念想。她笃定,司晴入宫后一定与赤灵神尊还有瓜葛。
       陆柒七不知道,赤灵神尊对司晴的情意有几分真假,但对于赤灵神尊来说,司晴有利用价值。
       这一计,明显是冲她来的。帝后故去,妃子被册封为新后,在前朝不乏这样的事例。如果她这个威胁不在了,司晴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帝后,并手握兵权。那个时候赤灵神尊想谋反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       所以,司晴才会虚与委蛇,做楼莫染的宠妃。真可怜了楼莫染的一片痴心。她渐渐收拢手指,攥成拳头。
       也许司晴永远都不会明白,她明明控制好了五行草的量,为何还造成了终生难孕的后果。
       那是因为陆柒七在金骏眉里,加了藏红花。
       她特意举办宫宴,就是为了成全司晴的计策,她笃定司晴会迫不及待地出手。宴会上,她将计就计,佯装不知情,等司晴一块糕点下肚,才笑意盈盈地举杯。五行草加藏红花,所以药效才会来得那般迅速,那般猛烈。
       她暗自冷笑,那太医想必也被司晴收买了吧,面对满桌佳肴,就只检查了花生糕,谁都没有注意那杯茶。她那不敢奢求的楼莫染的真心,司晴竟如此践踏。那她就让司晴知道,什么叫自食苦果。
       司晴从冷宫离去后,陆柒七幽幽地叹了一声:是时候翻盘了。天边乌云翻涌,她把玩着手中的水蓝色荷包,漫不经心地对九月说:“你拿着和这个荷包去找楼莫染,他会明白的。”
       九月应声退下。窗外大雨如注,饶是楼莫染再怎么厌弃她,也定不忍心一个宫女跪在暴雨中哭求。她颓败地靠着床柱,笑自己还是对他用上了算计。
 
该恨?该狠?
       这荷包是自己在赤灵神尊请安时,令九月偷来的,本是一枚小小的荷包,也没什么大不了。可料子是水锦,从东海进贡的水锦,天墉城就一匹,帝君还偏偏给了司晴。这也没关系,可那荷包后面有一小字“晴”。就算他自己不信,也会起疑心,只要起疑心,那我陆柒七定有信心赢得楼莫染的心。
       狂风肆虐着檐下的宫灯,窗户肆乱地开合,房中烛火摇曳。楼莫染眼神阴晴不定看着手里的荷包,问身边的太监:“帝后过得还好麽?”
       次日楼莫染亲自来到昆仑,看着床上脸色苍白,穿着单薄的陆柒七,不觉心中一紧。“帝后委屈了。”楼莫染别过头不再看她。“不委屈,”她垂下眼眸,他,竟偏护司晴到这种地步么?陆柒七惨笑。
       到了天墉城,雨已经停了,夜风微凉,曲折游廊尽头,有一黑影负手而立。“灵王殿下,好兴致啊。”陆柒七嘴角泛起冷笑,独自疾步走去。“本来有要事儿求见帝君,不巧却赶上他在处理后宫内务,害本王吹了好久的风。”赤灵神尊转过身来,笑得阴沉。“事情缘由,你我心知肚明,可惜殿下选错了人,”她仰起头,不惧地盯着他的眼,轻声细语地道,“殿下何必舍近求远呢?”
       暗沉夜色里,灵王俯视着她,深邃的眼睛里似在思考着什么。
       安稳的日子没过多久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
       边疆动荡,东海一举入侵,顿时烽火连天。有传言说,当今帝后并不是真正的神女,因此惹怒了上苍,才会发生战乱。而后蓬莱请缨上阵,出兵平反。听到风言风语的陆柒七并未言语,比起战乱,她更担心的是内忧:朝局动荡,如今灵王已找借口拿到了天墉防卫。她不能再等了。
       深秋十月,东海终于请降求和,蓬莱带着使臣凯旋。楼莫染携满朝文武,摆了庆功宴。宴会上,司晴和陆柒七一左一右,坐在楼莫染身侧。
       那夜,司晴打扮得明艳动人,千娇百媚地靠上了楼莫染的肩,还不忘给她一个挑衅的眼光。陆柒七别过头去,心凉了一半,这么正式的场合,他竟也由着司晴胡来,可见司晴在他心里有多重要。
       东海使臣提了要求,他们东海建交有一条规矩:对方的人需要赢得东海宝物,灵蛇的认可。
 
终不悔,一世空等
       说罢,东海使臣命人呈上了一个小木盒,盒子顶上有一个洞。
       使臣说道:“这盒里有蜈蚣、蜘蛛、蝎子、毒蛇大小百余种毒物,灵蛇蛇也在其中。若有人将手放进去,能完好无损地拿出来,就是得到了灵蛇的认可。”
       场面瞬时一片死寂。“若得不到灵蛇的认可,就无法修好了吗?”
       楼莫染面色不善,坐直了身子,说,“如果本帝不呢?”
       “大喜的日子,帝君何必动怒。臣妾去呗,大不了就是一死。”司晴笑得一脸明媚,说罢就要起身,却被楼莫染一把摁住。
       他声音低沉地说道:“不要胡闹。”司晴眼波流转,道:“那不如,就让帝后去。帝后是神女转世,定不惧小小的蛇。”
       一句话惊起千层浪,众人悄悄地议论起来,有人大着胆子小声附和。
       陆柒七的兄长一瞪眼,把酒杯一摔,怒斥道:“在座满堂男儿,竟要推出一个女子挡在身前吗?”满朝噤了声。陆柒七却在此刻站了起来。她看向面色为难的楼莫染,问道:“帝君希望臣妾去吗?”
       楼莫染俊眉微皱,眼中闪过一丝犹豫,道:“如果……”
       “臣妾去,”她打断他的话,转身面向座下群臣,笑得云淡风轻,“听说有人质疑本后神女之身,今日倒是个力破谣言的好机会啊。”
       “七七!”背后,楼莫染焦急地起身,却没能拉住她的衣角。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停顿,径直走下长阶,平静的表面下,内心已是血肉模糊。他刚才的犹豫已经说明了一切,他果断地拦下了司晴,却没有拦住她。是她想错了,她以为他爱纯真无邪的女子,只要他知道了司晴的真面目,就不会再爱司晴。
       可她忽然明白,他爱司晴,就如她爱他一般,执迷不悟。她闭目将手慢慢地放进木盒,片刻后拿出来,双手洁白如初。满朝沸腾,感叹“帝后果然是神女转世”。
       东海使臣当场与楼莫染约定,永不互犯。宴会席中,陆柒七身体不适,便率先离席,回了中宫。她藏得很好,一直撑到了寝殿门口,但终是浑身发冷,昏厥过去。
       聪慧如她,早就知晓东海的习俗,所以她赴宴前就用硫黄水洗过手,在指甲里也藏了硫黄粉。她早打算为他承担这个难题,只是没想到,却是在那样难堪的情形下。虽万般小心,她的腕口,还是被蜈蚣咬了。 因之前为楼莫染试药,陆柒七的体内留有余毒,如今又身中剧毒,她昏迷了一月有余,才虚弱地醒来。她仿佛经历了大梦一场,身心疲惫。她吩咐九月,闭门谢客,并免去了三宫六院的一切请安。
       从深秋叶落到飞雪玉花,她卧床的日子,楼莫染日日前来,她日日将他拒之门外。她心里清楚,他只是愧疚罢了。真心试了,手段也试了,她终究没能让他爱上她,如今她已不再奢求。
       不过眼下,她还有件要紧的事儿要做。那日她冒雪求见楼莫染。许久不见,他似乎沧桑了许多。“怎么穿得这样单薄?”他轻声询问,伸手欲拉她。她后退一步,脸上满是冷漠疏离,楼莫染的手就那样尴尬地停在半空中。他欲言又止,终是将手垂了下去。
       她此番前来,是求楼莫染带她一同去冬狩的。楼莫染望天轻叹,这是她第一次开口求他,他怎忍心不允。狩场山脉连绵,崖边白雪皑皑,陆柒七与灵王相对静立。
       灵王笑道:“今日,是动手的日子,帝后没忘吧?”
       “没忘。”她垂视着万丈深渊,道。如今她已是强弩之末。
       “虎符呢?”灵王凝视着她。
       她轻笑,想起在御书房外的那夜,灵王答应与她结盟。他要帝位,而她只要楼莫染。其实她骗了灵王,楼莫染爱民如子,她又怎忍心覆了他的王朝?
       她撑着不适,缓缓地走到灵王身边,浅笑着从袖中掏着什么,口中道:“虎符啊,在”下一秒,一把匕首猛地刺入灵王的心脏。电光石火间,她拼尽全力扑向他,抱住他一起滚下悬崖。
       落风呼啸,她闭目含笑。不属于自己的,终究还是得不到啊。传言没错,她根本就不是什么神女,真正的神女三年前在梨山已失足坠崖。是她苦求父亲,买通神算子月监送她入宫的。
       那是什么时候种下的执念呢?或许是那如血的枫叶中,他回首一笑。自此,一见钟情,一生钟情。
       帝后失足坠崖,灵王殿下出手相救却也不慎跌落悬崖。消息传来时,楼莫染掀翻了桌子,双目通红,怒吼道:“找!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侍卫们找了整整七天七夜,终于在崖下的积雪中搜到了灵王残败的尸身,但依旧没有找到陆柒七的踪迹。
       楼莫染不信陆柒七会死。下棋时、冷宫时、中毒时,哪次她不是绝处逢生,又好端端地站在他面前谈笑风生?对,说不定这次也是她设下的局,楼莫染在心底一遍遍地告诉自己。
       就在第十五天,陆柒七的心腹宫女九月求见皇上。
 
不见就是再也不见
       九月将一枚虎符和一封信交给了楼莫染,信上清楚地记载了灵王谋逆的证据。陆柒七明明有很多种方法可以除掉灵王,却偏偏选了最笨的一种。她怕他被天下人诟病手足相残,为了保全他的面子,所以将这次谋杀佯装成灵王救帝后的佳话。她就是这样一个事事为他考虑周全的女子。
       楼莫染双手颤抖着,看完了手中的信。
       “这是帝后手中的虎符。帝后说,蓬莱满门忠君爱国,帝君不必忌惮。”九月神色冷冷地看着他,道,“帝后不愿再回宫中,余生她会长伴青灯古佛,日日祈祷天墉国泰民安。”
       楼莫染猛地抬头:他就知道!她没有死!“她……好吗?”
       “好。帝君不必再找。”九月早已学会波澜不惊,淡淡地道,“帝后说,从此各自安好,永不相见。”
       各自安好,永不相见。楼莫染喃喃着这句话,愣怔地跌坐在椅子上。身居帝位多年,他早已不是那个鲁莽少年。其实很早之前,他就勘破灵王与司晴的奸情了,但迎来的并不是预想中那样的心痛。而如今,想到此生怕是再也见不到她,他胸腔内一阵悲怆传来。他紧紧地抓住了手中那枚虎符:她怎么敢离开他?!
       她怎么敢……
       他还有许多话没来得及告诉她。天墉城防卫是他故意给灵王的,继续宠爱司晴,为的也是麻痹他们,等候时机。他还没解释,庆功宴那天,他没说完的话其实是:“如果非要一个人,那本帝去。”
       她一定是心如死灰了,才会离开他的吧。他捂住胸口,是什么时候把她放在心里了呢?她云淡风轻的笑,她倔强清冷的眸子,她故作镇定的平静。
       可惜他意识到得太晚了。高座上,年轻帝王的手颓然垂下。
       从此日升月沉,山河寂静,唯有他一人。
       九月从狩场回京后,径直去了官道北。她跪在一座孤坟前,深深地叩首。
       楼莫染不知道,季家不知道,全天下的人都不知道。曾经的帝后陆柒七,如今孤零零地葬在这荒郊野岭,只余一座青冢孤坟。
       陆柒七从昏迷中醒来后,太医说她那日拖延太久,毒已入五脏六腑,命不久矣。用银两打发太医走后,她紧紧地抓住九月的手,仔细交代了后事。九月哭着点头答应了。
       陆柒七坠崖后,九月按照她的吩咐,将她的尸身付之一炬后埋到了官道北。为的就是让楼莫染认为,她活得很好。
       九月想,帝后大概爱极了帝君吧,所以一点儿负罪感,都舍不得让他受。她恍惚地回想起,陆柒七闭门谢客的日子,每日都在画楼莫染的丹青。
       彼时陆柒七已快油尽灯枯,她痴笑着抚摸着画像,殷殷鲜血自嘴角溢出。她道:“我与他的缘分,只此一世,到此为止了。”
       只此一世啊……

扫一扫,下载游戏